Category Archives: 法義

關於《邪教定義》的解惑釋疑

[02月14日]關於《邪教定義》的解惑釋疑 「邪教」的定義,概可分狹義和廣義: 狹義: 伴隨宗教間的價值觀或利益的衝突,宗教主宰者對邪教給予不同的認定,其後將權力授予給信徒去進行盲目鬥爭,屬於主觀性。比如說附佛外道,由於外道搶拉信徒威脅到自身利益,教團就判定該附佛組織為邪教或邪師。 廣義: 對人民的利益具有極大的危害性,常見反國家、反政府、反社會及反人類。此類情況自古以來由政權決定,不同的社會結構與環境各有不同的詮釋標準,屬於客 觀性。比如說歐洲中世紀的「科學」是標準邪教,倡導文明與科學的人,判決往往是走上斷頭台,主要原因是中世紀的科學觀往往會導致人民行為的異常偏差,有損 廣大的人民利益。 在文明科學的時代,宗教的本質相對於社會規律的發展而言並不端正,而且是一種致命病毒,毒瘤坐大後往往會成為一段歷史的句點,人民陷入苦不堪言的大動 盪時代,直到改朝換代而重建。換言之,宗教是建立在不正的歪斜基礎上去延伸出來的一種社會現象,深刻地影響到社會規律的發展。是故,於法律之外,需要另訂 《宗教法》去矯正這個「不正的毒瘤」,使其正常發展而可納入社會規範。 宗教往往離不開「唯心主義」,與科學講求的「唯物主義」背道而馳。宗教乃是平白取用社會的物質資源,轉而回饋精神與安定社會的一股力量。而安定力量的 產生根源一定是建立在違背物質與科學的基礎上去發展出來的。是故,宗教本質一定是建立在哲學的「唯心主義」基礎上去加諸「迷信」的媒介用以暗合「唯物主 義」使其看似正常。唯有迷信方能有效應用於約束廣大社會族群的「不正常行為」,使其宗教的差異僅僅在於迷信的深淺度上;或說信仰的深淺度上。 今日的世界,對於邪教的判定方法乃在迷信或信仰的尺度規範上,去加諸行為社會的可能詮釋,調研對人民廣大利益的危害性,再由廣大的人民授予政權去判讀 該教的行為是否足以危害到國家或社會安定,依此判定是否為「邪教」。此一單一向上發展的一元弱點,使主宰世界行為的秘密教會應用「邪教非邪教」的二元特 性,進一步授予共濟會去執行加以扶植邪教的各項工作並應用於攻擊單一向上發展的羊群國家或不和諧國家,從而得以約束廣大的人民行為,令世界秩序正常發展。 亦即,每一位人民乃至每一個國家都應對世界盡一份責任,比例上為正比發展,而任何違反比例原則的人民乃至國家,一概列入羊群國家或不和諧國家。 世界體制的規矩於表面上看似平等,人人應盡等比的責任額便可生活無虞。實際上伴隨野心家的存在事實;種族及文化的各項差異,根本沒有公平性可言。而 今,「世界體制的法律」往往是用來欺負弱小國家的偽善面孔;暗中施行各項人體實驗的魔鬼花招;服務於自私自利的西方共濟會;效忠白人優越主義,可謂欲奴盡 天下人而後快! 修行人必須自淨其意,持守「非正非邪」的中道觀,沒有邪教,只有邪心,沒有鬥爭攻擊,只有說道理的慈悲教化。

Posted in 法義 | Leave a comment

關於《控制夢境難度問題》的解惑釋疑

[02月07日]關於《控制夢境難度問題》的解惑釋疑 控制夢境並不會困難,然而需要通過慢慢學習才能辦到,其中的得道者不會作夢,在南傳佛法稱之:「遠離顛倒夢想」,屬於阿羅漢的級數。 通過刻意的訓練都可以隨心所欲地控制或改變夢境,而年紀愈小愈容易快速訓練成功。目前的醫療,將夢境控制的方法用來治療一些精神疾病,但成效不佳,故而在科學上,目前仍對控制夢境的利益持保留態度。 在原始的部落,有許多流傳著白天相互探討夢境內容,彼此揭露夢境的真實與錯誤,從而修正自己的意念,在通過不斷的修正中,便能改變並控制夢境。而這種人體通過自我心理暗示的技術,主要來自百年前通過歐洲的探險家與心理學家去考察一些原始土著們,間接發現的超自然現象。 自我控制夢境的現象,被廣泛的應用在心理暗示與催眠的研究工程。通過修行,達到某個瓶頸突破口時,都能夠輕易的控制夢境,例如內觀、靈修等等。

Posted in 法義 | Leave a comment

關於《微生物是屬於哪一道》的解惑釋疑

[02月02日]關於《微生物是屬於哪一道》的解惑釋疑 肉眼看的見的微生物歸類在畜生道。 肉眼看不見的微生物歸類在鬼道及阿修羅道。凡能讓人生病的微生物或病毒,皆歸類在鬼道。古人沒有放大鏡,生病時便訴諸鬼怪作亂,故而此類微生物屬於佛經及道經上的鬼道眾生,而後期則歸類在阿修羅道(六道是中國的神怪小說家創立的,阿修羅道亦同)。 一千七百年前的上座部佛教,把能讓人類或畜生生病的微生物歸類在地獄道(此時期只有三道),例如瘟疫。後期因為無法全面解釋瘟疫現象,佛教逐漸將教義變更為五道眾生。 藏傳佛教將「氣功」在體內流轉的現象歸類在佛的附體,故而氣功師在藏傳佛教最早被稱之「活佛」。 道教將「氣功」歸類在仙的附體,但是道家思想中並非如此,而是認為「氣」乃自然的能量運行。 北傳佛教將「氣功」在體內流轉的現象歸類在仙佛的附體,繼承自道教思想,即神仙方術的思想。 南傳上座部二千年來都把「氣功」在體內流轉的現象稱為自然現象,繼承自古婆羅門時代的古印度氣功,與中國道家思想極其相似,並未應用於愚化信徒。 東漢王充在二千年前即全面破斥各種宗教迷信的現象,直到一千八百年後才受到重視,可悲的是重視的人不曾是中國人,而是英國人。一千八百年的流轉歲月, 一直受到佛教及道教的嚴厲抨擊並列入外道魔說,各項著作不幸被中國人焚燬。事實上,王充思想才是清流知見,他才真正能稱的上是覺悟者;或言佛。 中國老祖宗的各項偉大著作,真正繼承者並非中國人,而是盎格魯人與撒克遜人。一千五百年來的中國人只知破壞老祖宗的智慧文獻並且加以顛倒繼續流傳,結局就是震旦人殺華夏人,令人噓嘆不已。

Posted in 法義 | Leave a comment

關於《尋找道場》的解惑釋疑

[01月19日]關於《尋找道場》的解惑釋疑 修行規則:「遵照《佛家預言書》指示,自習自修,拒絕參加道場共修。」 《佛家預言書》本來有十二部,《愣嚴經》是四部經,《華嚴經》是一部經,七部經則是《佛遺教經》、《濟孤獨經》、《法滅盡經》、《當來變經》此類的小 經加一加共有十二部,然而不是真正十二部經,而是一種表法,象徵八萬四千的無量意思。可惜誅後散失,有些是佛教銷去的,一部分藏在敦煌石窟又橫空出世了; 有些則是滅佛時期給毀掉,不復現了,令人扼腕。在其中,《佛家預言書》並非中國佛教獨有,南傳佛教也有的,其實各宗教都有類似的預言書,這種現象包含在信 仰體系。 我們從不鼓勵去道場的,也不排斥。如果你想要尋找一個信仰的寄託,不論在任何國家或地區,凡遇任何詢問道場的,我們都建議你去居家附近的寺廟,距離近的情況至少顯示出與你有一層法緣,修行人應該要好好珍惜才是。 如果你們在道場遇到的法師解說與我們出現不同的情況,則你碰到的稱之「隨境應機、隨緣自在、隨心度眾」,是一種主觀的開示。而我們的解說是客觀的,屬 於一種修行上的穩固基礎,不輕易隨著事物的變遷而改變。其中必須注意一點,不要引用我們的解說去質疑別的法師的說法,絕對禁止的。比如說心血突然來潮,跑 到東林寺大喊阿彌陀佛是魔類,改天又奔往少林寺狂吼禪宗是假修行,類似情況是絕對禁止的。 修行人要尊重他人的信仰及行法,法的本質沒有高低之別。每當修行愈高的時候,彼此就愈趨近於本質,唯一的差別是只有一法可以悟破本質而登彼岸。在茫茫 的大千苦海,共有八萬四千筏,每一種筏的前進距離是有所極限的,其中只有一筏可以真正躍海登彼岸,這種情況在百尺竿頭前才會顯示出來,而此之前的路上是看 不端倪的。所以者何?他人乘筏正在前進,你不可以妄言他的筏會沉沒,也許有一天筏是走不動了,可他巧妙地在半路上又登上另一艘筏也未可知。 修行與求法,理想狀態是一開始就坐上躍海登彼岸的筏,然而個人根器不同,總在遇緣又不同,實際上要一始就躍上登彼岸的筏,於末法時期,這種殊勝的法緣是不可遇的。

Posted in 法義 | Leave a comment

關於《客觀規律與主觀規律》釋疑

[01月13日]關於《客觀規律與主觀規律》釋疑 一、客觀規律是本質的、必然的、確定的。 宇宙從生成到消亡是本質的、必然的、確定的,這就是客觀規律。 人類從出生到老死是本質的、必然的、確定的,這就是客觀規律。 客觀規律所表現出來的現象是實在的、相應的、連續性的因果。 二、主觀規律是現象的、偶然的、不確定性的。 我中了彩票頭獎是現象的、偶然的、不確定性的,這就是主觀規律。 我將會往生成佛是現象的、偶然的、不確定性的,這就是主觀規律。 主觀規律所表現出來的現象是幻想的、執著的、不連續性的天馬行空。 智者的思維能趨近於主觀符合客觀的要求,亦即把握客觀規律而讓主觀走向成功之路,但只能寄生於客觀規律的系統,無法改變客觀規律。由此悲哀,智者們才慢慢洞悉到客觀規律也是不完美的,其中的連續性也有漏洞,而通過漏洞可以離開客觀規律的束縛,也就是涅槃的意思。 例如:生老病死是客觀規律,智者會去研發增加壽命的藥物,而愚痴者會去研發長生不老的藥物。 研發增加壽命的藥物有機會在實踐中獲得一定的成功,亦即符合客觀規律。 研發長生不老的藥物注定會在實踐中失敗,沒有成功機會,亦即違背客觀規律。 例如:一百年來,糧食產量增加無數倍,飢荒人口卻愈來愈多。 在客觀規律中揭示了人口太多,智者會去研究控制人口的辦法,而愚痴者會認為要生更多小孩來增加生產。

Posted in 法義 | Leave a comment

「故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與「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釋疑

[01月13日]「故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與「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釋疑 一、「故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釋疑: 「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於愚之。民之難治,以其智多。故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知此兩者,亦楷式,常知楷式,是謂玄德。玄德深矣,遠矣,與物反矣,然後乃至大順。」 智=知=明=健(天行健=乾德知=上天授予道路知識) 愚=不知=暗=病 福=德 治=知=主宰(知知=智治=知識主宰) 玄德=心行 例:「知不知,尚矣;不知知,病也。」(有知識而不主宰,高明也;沒有知識卻妄想主宰,禍患也) 例:「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智者不言,言者不智。」 例:「乾知大始。」(上天知識的開端) 「知」變成「智」是舍利教竄改的。 「德」變成「福」是摩尼教竄改的。 「故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 白話翻譯:「所以運用知識來主宰國家,國家將滅亡;不運用知識來主宰國家,才是國家的道路。」 「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於愚之。民之難治,以其智多。故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知此兩者,亦楷式,常知楷式,是謂玄德。玄德深矣,遠矣,與物反矣,然後乃至大順。」 白話翻譯:「善於行走的王者,不告訴人民知識,而要讓人民不知。人民難以成為主宰,是因為知識太多。所以運用知識來主宰國家,國家將滅亡;不運用知識來主 宰國家,才是國家的道路。通曉兩者的道理,就是法則,才是心行。心行極深,心道極遠,明白與知識道路的不同,才能走的又遠又順。」 這一段話在告訴王者,要讓人民自發性學習,而不要灌輸知識給人民,以期讓人民成為道路的主宰者,國家才能走的又遠又順。 這是無為而治的思想,也是民主的體現,人民當老闆,類似民惟邦本。「無為而治」=「不干預才能成為主宰」 老子的觀念要把道路的主宰權留給人民,也就是「德」,而王者要學習「玄德」,也就是「心行」,而《德道經》的意思就是《人民道路與王者心行經》,內容在談人民與王者的關係建立,人民要付出勞力去維護道路,而王者要負責心行的建設,其中首要建立的是「人民道路」。 「非以明民,將於愚之」的本意其實沒有愚民,只可惜隨著歲月的流變而昇華成「騙」的層次,其中揭示了近一千五百年中國人的狡詐與悲哀的一面。 二、「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釋疑: 天行健=乾德知=上天授予道路知識 地勢坤=地力坤=大地授予力量渠道 前者的君子是對男子的稱呼,也是王者。 後者的君子是對女子的稱呼,也是人民。 白話翻譯:「上天授予道路知識,王者要心行行之;大地授予力量渠道,人民要負責維護道路」

Posted in 法義 | Leave a comment

「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智不依識,依了義不依不了義」釋疑

[01月11日]「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智不依識,依了義不依不了義」釋疑 白話翻譯:「依照說法,了解涵義,因明證真,大徹大悟。」 沒有句逗的古經是:「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智不依識依了義不依不了義」。這是一句話,指修行次第的流程,等同「自依止、法依止、莫異依止」。 「了義」是不共法,不可言說;無法言說。而巴利文沒有「了義」一詞,只有「涅槃」一詞,意思是「吹滅共法」。 《大智度論》及相關經文對於「了義」的說詞是節錄自《莊子·天道》:「意之所隨者,不可以言傳也。」其後被釋家語法定義為「了義」一詞,後人稱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南禪宗又稱之「以心傳心,自悟自解」。 「了義」在中國古時候的意思是「大徹大悟」,或者指「無所教命」。 「不了義」是共法;方便法,三藏十二部都是不了義。 大藏經的大部頭,有七成內容是直接取自道家經文而編修的,應用唐代釋家語法而編纂。其後歷經數次佛道之爭,道家三十七家經文被祝融殆盡,直到明代後的考古發達,出土各種文獻才印證了佛教的手段。 大藏經的大部頭,除了《般若經》是從《阿含》與《詩經》繼承而改寫外,其他經文都是繼承自道家三十七家的書籍。中國道家是極其偉大的,曾經傲視全球長 達七千年,深刻地影響全世界。後來道教才體現出了中國二千年的味道,也紀錄了不少關於民間的趣味流變,而大乘佛教除了南禪宗以外,其他宗派都是山寨品。 中國道家經文的平均難度是佛教大藏經的六千萬倍,任何一部道家經文或句子,你們都完全看不懂的。而大乘佛教比較難的一部經是《大般若經》,對於文化水 平低的小老百姓而言相當難,實際上對於南傳行者而言是極其簡單的經文。大乘經典之所能受到達官貴人的認可而流傳,主因就是通俗,沒有難度可言。

Posted in 法義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