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theravadayana

關於《解「空」義》的解惑釋疑

[03月03日]關於《解「空」義》的解惑釋疑 解「空」義可以區分兩部分: 一、空部 主張一切法皆空,乃至無自性。空部繼承古印度吠陀科學成為玄學,西元一世紀在南印度風行,惜未建立在實修基礎上去發展,導致論述雜多,但深受學者喜愛。《般若經》及《中觀》多屬此類玄學,初期以破舍利迷信崇拜而有之,後流於玄學空談。 二、有部 《阿含經》的「散空」,論述龐大。 《楞嚴經》:「汝觀地,麤為大地,細為微塵。至鄰虛塵,析彼極微色邊際相,七分所成。更析鄰虛,即實空性。阿難。若此鄰虛,析成虛空,當知虛空,出生色相。」 《阿毘達磨》論師:「以慧觀(天眼、顯微觀、直觀)析色,乃至鄰虛處,過此即成為空。」 有部不承認一切法皆空,釋解方式同中國道家:「材劈二半乃至無盡劈,終得分,謂之道(空;無;空間;物質;地水火風)」,此同古印度吠陀科學。行者應學有部思想,不可流於空部玄談,乃至無因生因、斷滅。故,應勤加內觀靜修,自證聖智。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關於《金剛經入門之星、翳、燈、幻、露、泡、夢、電、雲》的解惑釋疑

[03月03日]關於《金剛經入門之星、翳、燈、幻、露、泡、夢、電、雲》的解惑釋疑 Vajracchedikāprajñāpāramitāsūtra(正譯:能夠切斷鑽石的般若經文),唐玄奘翻譯為《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收錄在《大般若波羅蜜多經.五百七十七卷第九分》 Vajra:金剛鑽,佛家翻譯金剛。古印度盛產鑽石,亦為全球最早的開採地之一,在佛陀以前的年代,人們迷信鑽石的神力,其中包含有掌管閃電之神的意味。 Prajñāpāramitā:般若波羅蜜多,縮寫即般若,全稱為「般若波羅蜜多非般若波羅蜜多」或「般若非般若」。 金剛經的本意是:「既然能夠切斷世界上最堅硬的鑽石,當然也能夠用來切斷九種實相非相的情境,因此佛陀與須菩提兩人為了思惟上及見解的不同之處,開展 出一場精采絕倫的辯論,而這場辯論就是金剛經。」金剛經共有六翻,或言七種編纂,流傳廣泛是鳩摩羅什譯本,其中「星、翳、燈、幻、露、泡、夢、電、雲」遭 到刪除並改為「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文意上虛妄化,然內涵不變,內文亦局部改寫,稱為第七種再編纂經文。 金剛經的重點簡說: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此是摩尼教的重要教義之一,標榜末日思想,迎接末日到來,從而消極求死的標準句子。摩尼教的典 型例句,如:「一切皆空;一切皆夢;一切是虛妄;死後光明世界才是真實;追求死後的光明境界;紅塵世間是假的;大千世界是假的。」 「般若經」的原意是非常積極正面地尋求真理,通過邏輯辯論去因明,不斷地破除迷信與邪說,舉凡產生消極思想的句子都是遭到顛倒竄改的,研經時應慎之。 七種版本中,文意最正確的是《大般若波羅蜜多經.五百七十七卷第九分》,其中涉及破時間觀及破輪迴的邪思,以及大破東南西北四維上下的空間觀,故而不為宗 教統治者推崇,金剛經遭到改寫並訴諸神秘主義乃今古常態。 金剛經的重點:「善現。愚夫異生者如來說為非生故名愚夫異生。」(般若非般若是名般若),其次是「諸和合所為,如星、翳、燈、幻、露、泡、夢、電、 雲,應作如是觀。」經文以緣生連破九執妄(九種自然界的正常現象,絕非神佛之力所為),非常重要,此是金剛經的真正重點。這九種執妄在大乘經典歸類在有為 法,實則不然。九種執妄是導入般若基礎的重要學理,隸屬於自然法。 1、星:微小的亮星點狀、微小的暗星點狀。通常指夜晚的星星。 2、翳:暗灰立體空間狀、暗黑立體物質狀。通常指黑暗的世界。 3、燈:片星雲狀、片光亮狀。通常指光明的世界。 4、幻:一須臾生滅的確切影像。通常指魔術的戲法。 5、露:空間凝成水狀、火燃燒狀。通常指虛空凝結成水。 6、泡:七彩薄膜狀,似泡泡上的皮膜變化。通常指水泡上的彩光。 7、夢:夢境狀、幻境狀,不確切的影像。通常指睡覺作夢或內觀夢境。 8、電:閃電狀、風吹狀。通常指閃電的產生。 9、雲:雲彩狀、大地翻滾狀。通常指彩雲的產生。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關於《五個般若經疑情》的解惑釋疑

[03月03日]關於《五個般若經疑情》的解惑釋疑 一、云何阿賴耶 上古先民發現前所未見的事物,內心或口語上會自動叫喊「喔!離耶!」、「喔!樓耶!」等語氣。其口語變化繁雜,是一種通過未知發現,不自主產生的本能 反射。它經常代表歡喜、快樂、欣慰感,但實際上語意具有喜、怒、哀、樂的各種可能,因為發現未必是快樂的,例如發現蟑螂窩。這個語氣至少曾經存在整個中亞 文明,在人類近代的四大文明都同時存在,距今三千年以上,直到今日,人們仍會以「哦耶!」、「哇呼!」、「牙呼!」等等,同樣都離不開人類的本能反射。若 行者有意體會該語氣,宜往空曠處仰天長嘯:「哦!離耶!」,則感受會更深入。唯一值得注意,「哦!離耶!」的音調是上揚的,音譯後正是中國文字的「阿賴 耶」,而事實上它存在任何語系中,其原意是一致的。 簡而言之,一種對未知的探索,在過程充滿無限的可能性,對於尋找者的那顆心來講就是指「慾望」。當持續在慾望中去探索,若堅定不拔則會衍生各種新希 望,而慾望動能加諸在那顆心而成為新希望的過程正是「執著」。人類因為慾望而產生動能;因為動能而產生希望;因為希望而成為執著。因為執著,在固執地追尋 中,人類才有創造與發現的高超能力,之後才有了文明。今日,人們口中的積極正是一種執著產生的動力,例如一個人失去對事業的執著心則會成為乞丐、窮人;如 果失去慾望則會成為植物人、低能人。在過程中都可能產生「喔!離耶!」,故而在原始思維中,智者們把「阿賴耶」用以表法為「慾望」及「執著」。 二、云何阿賴耶識 將阿賴耶對應於人天法則,稱之「藏」,其包含系統一切,比如「藏經」即「阿賴耶經」意。 將阿賴耶歸類於萬法唯心,稱之「藏識」,即「阿賴耶識」意。 譬如「阿賴耶」:發現桌上指紋的人就是「證阿賴耶」。 譬如細菌:發現細菌的人就是「證阿賴耶」。 譬如船過水無痕:當行者使用神通智或立體的邏輯回憶去釋出記憶,於腦海再次看見水的痕跡就是「證阿賴耶」。 阿賴耶存在已知及未知的萬法中,任何看不到及任何已知而未見之法,皆可指「阿賴耶」。在原始佛經,阿賴耶經常用來表達的意思是「偽裝起來、棲息地、居 住地、墳墓地、大樹下、各種意識心」。而用來解釋的方法通常離不開慾望與執著的釋義,之所以如此表達的主因乃古時候的原始環境,然而這些也僅是「阿賴耶」 的一小部分而已。 佛家云:「凡夫怕果,菩薩懼因」。「因」是指「阿賴耶緣起」,凡夫看不見「因」,所以永遠證悟不到「阿賴耶」;而菩薩不同,乃至證阿賴耶的可靠法門是「般若非般若」。 三、云何無阿賴耶與無尼延底 在原始思維,「阿賴耶」指慾望;「尼延底」指執著。 「無阿賴耶、無尼延底」指不貪愛,即苦的止息。 十二因緣「觸、受」指向涅槃,趨向於四禪八定之寂靜。 四、云何了知阿賴耶等諸能緣心 十二因緣「無明、行」指的是「阿賴耶識」,趨向於「破無明」,其方法是「般若非般若」的直觀力或神通力。前者(一)的「阿賴耶」與「了知阿賴耶等諸能 緣心」是不同的,後者境界高於前者,行走「能」階,根本基礎需要前者的「形」,惟「頓然者」例外。各位在讀般若經的時候要能在當下立判「形」或「能」,不 可混淆。假使看到經典上的「斷阿賴耶、滅阿賴耶」等等,所指的是苦的止息,也就是趨向於涅槃寂靜。假如將其解釋成「沒有阿賴耶、沒有心王、沒有如來藏」, 則是「滅佛智種」的悲劇。 阿姜查曾經涉獵過《六祖壇經》及聽聞不少關於大乘阿賴耶識經典,非常謹慎地加以理解,其後對於六祖及相關北傳祖師的神通力皆直呼高明,從而也對南禪宗 的「頓悟」觀念有著極大保留,正是「八識心王」。在南傳佛教未到「世間四禪七定」前是不可能接觸此一議題的,普通論師沒有機會接觸。阿賴耶識對於南傳行者 而言其實不陌生,只要證入「世間四禪七定」,向上突破的唯一方向必定是迎向阿賴耶識,正是依靠神通力去轉化無明,而今,此類修行人多閉關於在森林、山洞或 寺院,斷然不可能成為台面上的名師。 五、云何如來藏識不在阿梨耶識中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如來藏識不在阿梨耶識中,是故七種識有生有滅,如來藏識不生不滅。何以故?彼七種識依諸境界念觀而生。欲證勝法,如來藏阿梨耶識者,應當修行令清淨故。大慧,若如來藏阿梨耶識名為無者,離阿梨耶識,無生無滅。」 淺說:上文的「阿梨耶識」指慾望與執著;「如來藏識」指阿賴耶識,從而導入世間四禪八定,趨向涅槃。 《楞伽經》:「阿梨耶識者名如來藏,而與無明七識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斷絕,身俱生故,離無常過,離於我過,自性清淨。」 淺說:上文的「阿梨耶識」指如來藏,「無明」指第八識,此是中國釋家文學上的一種修飾法,也是趨向涅槃。 每個年代不同,阿賴耶識於文論上的使用方法各有其異,然而阿賴耶識沒有染、淨之別,因為它不存在「名、色」中,它只有「神通力」或「神通智」等問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關於《阿含經》的解惑釋疑

[02月27日]關於《阿含經》的解惑釋疑 《阿含》的「相應部」在一世紀才編寫的,繼承蘇格拉底的因果定律以「因緣」稱之,做為創立佛教的根本經典,用以解釋數百年戰亂的原因,正是「無明緣 起」。創立宗教必須有宗旨、教義、經典、組織、信眾。其中的宗旨、教義、經典是必須的,而佛教在創立之前才開始撰寫「相應部」,而「律典」是直接使用婆羅 門教與耆那教的,之後才慢慢變更。 「無明緣起」的原意要指向「涅槃」,可惜資料不全,而且引用過量的古印度哲學併套用阿拉伯海運時代所流傳的神話穿插其中,致使流於妄想推理,乃依附佛 教教義所衍生之弊病。《阿含經》自古以來除了濕婆教列入教典,再也無人使用,之所以熱門乃英國共濟會於二百年前炒作而起,當年的考古工作浪費不少經費,結 果什麼都挖不到,索性就搞起了「阿含教」來愚人斂財,成立「巴利聖典學會」瘋炒「原始佛教」。其實「原始佛教」一點也不原始,比上座部佛教晚了一千八百 年,比中國佛教晚了一千四百年,屬於新興宗教,而教主是英國女王的一位伺者的遠門親戚,行銷基地設立在日本,日本神道教的學者才是「原始佛教」的代言人。 英、法、德在清朝中葉以後,積極從事入侵中國的陰謀佈局,先期佔領東南亞各國,而英國人在緬甸種植罌粟用以生產鴉片,大量輸入中國毒害中國人,於 1839年爆發第一次鴉片戰爭。宗教方面捨棄「基督」,轉而開啟「原始佛教」的腦控計畫,乃衍生的利益極大故,併其重塑整部《南傳佛教史》,全面杜撰。 歐洲學者之所以能輕易地對佛教國家實現洗腦化工程,主因在於佛教徒自古以來便有「麻木不仁」的劣根性。其在於佛教乃多元致幻的迷信,流佈應用於愚民乃 受到政權認同。在通過遁世思想的薰陶,導致佛教徒普遍缺乏知識文化、沒有國家觀念、沒有民族性,而信徒之間崇尚鬥爭,教內人士充滿賣國賊。 《阿含經》的流行是因為此時期有利益可圖,乃一部玄學圖書,雖說趨向涅槃,可惜無任何修行辦法,其中創立了「十四無記」用以隱藏經典的矛盾錯誤,實際 上「十四無記」全部都可以解釋,屬於初階佛法的課程。今日的「佛教史」與「道教史」都是宗教統治者為了自身利益而去杜撰的,任何的宗教史都相差無幾,唯有 「基督」經的起考驗,正因為西方重視歷史與哲學的正確性,而且主要聖典只有一部《聖經》,延續性和繼承性自不在話下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關於《中國大乘佛教的起源》的解惑釋疑

[02月23日]關於《中國大乘佛教的起源》的解惑釋疑 中國地大物博、物產豐饒,自古即鄰國的垂涎之地,乃至西域通商後,順理成章地成為敵國入侵的要道。敵人以「宗教文化」為主要滲透手段,緊密聯繫著割裂國族思想的鬥爭史,從而才開展出「中國大乘佛教的起源」--注定中國人成為奴隸的悲劇。 一、佛教的發微 「上座部佛教」創立年代在公元一世紀,僧團繼承蘇格拉底的因果定律,編著律典及阿含故事集,佛陀雕像才開始出現,此後才有佛教。「佛教」一詞的出現在 公元三世紀,首見希臘人的傳記,所指是「上座部佛教」。「中國佛教」一詞的出現在唐朝中葉,即會昌法難以後,此前的中國佛教是僧道不分的出家人,當時的佛 教所指的是「浮圖教」,或稱「舍利教」。 二、中國大乘佛教的前身 「中國大乘佛教」的前身即摩尼教、浮圖教。摩尼教繼承自「波斯祆教」,在公元三世紀由波斯人摩尼(牟尼;Mani)創立。「浮圖教」由阿育王在公元前 三世紀創立,以「五比丘」為師,崇拜佛塔舍利。其中的浮圖教輪廓乃由西周天子創立,八百年後秦始皇才贈予給阿育王,即中國大乘佛教的創始人是秦始皇,秦始 皇才是中國佛教的教主。 三、摩尼教演變為中國大乘佛教的關鍵著作 《法華經》、《楞嚴經》、《華嚴經》、《大智度論》、《大乘起信論》。從新疆出土的殘本可確定中國大乘佛教的早期經典概為摩尼教的神怪書籍。 四、摩尼教入侵中國的手段 摩尼教進入新疆後,迅速滲入原有的薩滿教,口號「光明解放黑暗」,慣施傳銷包裝手段,「薩滿教」因而不敵。待摩尼教成功滲入中原後,新疆地區才轉而信奉回教。 摩尼教的行銷包裝手段極其強勢,分支無數,主要的幕後黑手是西方政權及商人,商人利用「希波戰爭」阿拉伯海運時代流傳下來的傳說故事,大量杜撰假信 息、人物,盡可能訴諸「光明解放黑暗」的神秘主義、鼓吹末日思想,從中抬高佛經價值以換取無知百姓的財物,乃至滲入中原後,結合浮圖教手段。誠然,一路迅 速向上爭取中國政權,但其後在民族主義的推波助瀾效應中才開展出佛道之爭。論及摩尼教入侵中國其實並不順利,乃至不間斷地轉變手法,但目標仍是以掠奪中國 政權,奴役中國人為其實現的宗旨。例如「龍樹菩薩」乃是由鳩摩羅什效法杜默作詩而出的領導,其虛構《龍樹菩薩傳》,千年後,中國佛教密謀印度教再生影幻譜 《八十四大成就者傳》,從而將龍樹菩薩列入第二位成就者,此後才被中國佛教合理化。而悲哀的是,歷史上根本不存在龍樹菩薩這個人。 摩尼教在中國的一千多年,分支無數,而南朝時期的主要業務是開設地下錢莊(佛寺質庫),出家人自封為光頭的光明統治者;世界的救世主,對於屠戮、壓 榨、奴役老百姓視為理所當然,富可敵國近乎達到控制政權的地步,由此才產生數次的滅佛時期,更激盪出其後民族愛國思想家的相繼出現,例:韓愈。 五、中國大乘佛教的成立時間 唐武宗會昌二年滅佛,中國大乘佛教才慢慢成立,而摩尼教無法繼續在中原地區存活,從而才轉入閩南沿海一帶,由暗轉明地鼓吹革命起義,不斷地宣揚吃素思 想以便騙取迂腐無知的人心,乃至元朝末年,在淨土宗的全力支持下,施以致幻毒藥令佛教徒瘋狂燒殺擄掠,逼迫各部隊倒戈,而摩尼教領導朱元璋在其後順勢一統 而揮兵佔領全江南,北上會師將元順帝趕回大漠而成為平民出身的開國皇帝,但此期的摩尼教已在南宋末年改制,相關教義已經堂堂正正成為中國佛教。 中國大乘佛教真正的創立年代在唐武宗會昌二年滅佛以後,而此前的中國僧團是摩尼教、浮圖教、道教及各種民間宗教。會昌法難是消滅摩尼教與浮圖教的關鍵 時期,沉澱並釐清整部中國宗教史,是奠定中國大乘佛教的重要里程碑,沒有會昌法難便沒有中國大乘佛教。可悲可歎的是,後世的佛教徒又將前人打入地獄種姓, 把會昌法難抹黑成是魔鬼犯行。誠然,欺世滅祖與離經叛道才是中國大乘佛教的核心教義,一如今日的佛教比丘與比丘尼,為了謀奪錢財或信徒而相互屠殺的情況多 有所見所聞,乃不言而喻的明證。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關於《因果法則與因明基礎》的解惑釋疑

[02月16日]關於《因果法則與因明基礎》的解惑釋疑 蘇格拉底的因果法則可歸納三種基礎:「多因一果」、「多因多果」、「亦因亦果」。 一個結果的產生之前,必有無數因所形成,而單一因子不會產生任何結果,即「無緣境」,這是極其重要的哲學觀,基礎中的基礎;重要中的重要,也就是現象界的「第一因」。中國佛教假名「空」;中國道家假名「無」(炁);南傳佛法稱之「淨色」(空間;地水火風;不動名形)。 佛法、道家思想、黑格爾和西方哲學都是唯物主義,世界上只有宗教才是唯心主義,此一基礎是現象界的第一因,務必要十分清晰才行。比如說佛教、道教、儒教、基督教、天主教和伊斯蘭教都是唯心主義。 老子、莊子、列寧、康德、毛澤東、柏拉圖、馬克思、笛卡爾、恩格斯、蘇格拉底、釋迦牟尼、亞里斯多德等等的人都是唯物主義者,後人看成是唯心主義乃是 一種幻覺造成的顛倒;不清楚第一因而造成的。各位不要去深信什麼「哲學大屍」或「哲學叫獸」的看法,然後引述一堆文論又要來信辯論,修行人建議要多多保 留,培養「無諍三昧」的藝術。古往今來有不少先哲把第一因假設成「唯心」是起於時代背景不允許「無形實體」的存在,而真正原因是漏洞百出的思想往往有背離 因果法則的疑慮,從而產生極其嚴重的矛盾衝突,無法成就出一個圓滿的價值體系。如此,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一方面為了逼出價值體系;另一方面又要避免流於不 可知論,才假設成「唯心」,實際上在先哲的思想體系中都知道第一因是「唯物」。比如說不能假定一個「無形實體」成為第一因,如不然盤石建立在迷信基礎就成 就不了形而上,更沒有圓滿的價值體系可言,而任何衍生的辯證會一直錯下去,一直錯一直錯都無從因明,越辯越模糊,誤區越來越大,爭議越來越大,而且本身根 本不知道,等於是自欺欺人,最終得到的結論就是缺乏形而上的基礎,卻充滿了形而下的青蛙主義,然後躲在井底去抨擊世界。反正先哲都是唯物主義,假如是唯心 主義就不可能發現因果法則,而因果法則也不適用於唯心主義,因為在其中會一直莫名其妙的產生誤區。一言以敝之:所謂現象界因果法則的「第一因」就是物質、 盤石,而且百分之百是不動方,假如是動方就不可能成為「第一因」。 上座部佛教在一世紀繼承因果法則,以「因緣」說明。北傳佛教及道教為了方便敘述,憑空杜撰「一因一果」、「一因多果」,可惜這種論點不是「因果法則」,而是忽略緣境變數而產生的一種邪說,也就是忽略誤區,然後自圓其說,便於蠱惑信徒,成就信仰。 各位要知道,現象界的一切都不能違背「因果法則」,而「第一因」正是物質、盤石、不動方。以下例舉三道敘述來簡單因明示範: 一問:《三世因果經》:「今生聾啞為何因?前世惡口罵雙親。今生坐牢為何因?前世見危不救人。」 一答:此是「一因一果」的邪說,而且前世的「前因」無可考,演變成「無因有果、撥無因果」的魔說。 二問:《阿彌陀經》:「舍利弗,彼土何故名為極樂?其國眾生,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故名極樂。」 二答:無苦而有樂是糞飯不分的一元論,標準的「陽明學說」;典型的唯心主義,此是「無因有果、撥無因果」的魔說。「陽明學說」在五百年來瓦解了中國及 東南亞各國的哲學思想,努力研習後往往會產生幻想症而喪失科學觀,後來歐洲人利用「陽明學說」成功腐化中國及東南亞各國,而近代的日本更發現「陽明學說」 是超級的思想鴉片,一直用來毒害中國人及韓國人,如今造成思想墮落沉淪,慢慢導致老百姓的性格懦弱,往往不堪一擊而陷入大動盪時代乃至亡國。 三問:《無量壽經》:「聞其名號,信心歡喜,乃至一念,至心迴向,願生彼國,即得往生,住不退轉。」 三答:此是「一因一果」的邪說,而且恆常不壞的「後果」根本不可知,演變成「死無對證、撥無因果」的魔說。 「末法時期,邪師說法如恆河沙。」其實簡易的「因明」不難,可惜眾生顛倒易慘遭邪師腦控而罹患迂腐病。如果各位能經常使用「因果法則」的三種基礎去判 經,慢慢就會長智慧,而且增生速度極快,直到無所惑的階段,大致上已經了脫生死大事,至少不會被魔類吞食,情況正如同《卡拉瑪經》揭示了四種保障。 《卡拉瑪經》云:當修行人的心意識能沒有敵意,盡除憎念、不含雜染而清淨時,他於現世已經同時獲得四種保障: 第一種保障:如果有輪迴,如果有善惡業報,我身壞死後,則有可能往生於善處。 第二種保障:如果沒有輪迴,如果沒有善惡業報,則至少於此生中,我活得很快樂,沒有敵意及憎念。 第三種保障:如果惡人有惡報,因為我對他人毫無惡意,所以我就沒有煩惱痛苦。 第四種保障:作惡者可能不受惡報,但是不管輪迴業報是否屬實,當下的我,已經獲得清淨。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關於《胎兒死於腹中》的解惑釋疑

[02月09日]關於《胎兒死於腹中》的解惑釋疑 生死無常,而無常是「共因」,苦是「共果」。 胎兒死於腹中的「共因」是無常,而共果是苦。比如說在自然界,不少動物會把出生的小孩吃掉一些,只留下一定數量,這種程序被設定在母親腦內的基因硬 件,生小孩的時候就會開啟這一部分的基因去判斷。小孩一出生就被母親吃掉,無常是「共因」;天時是「他因」;地利是「他因」;人和是「自因」。人和是「自 因」,而母親的基因硬件是人和的「共因」;已經生下的小孩數量是「他因」;自己又被生出來是「自因」。 「共因、他因、自因」,周而復始的循環,成就出欲界的生命相食定律,而共果就是苦。得知:《胎兒死於腹中》是極其自然的正常現象,而順利生下小孩而且 長大成人則是不正常的奇蹟現象,原因是必須滿足一路上無數的「共因、他因、自因」,概率趨近于不可思議的零。可惜眾生顛倒,往往把長大成人視為正常現象, 而《胎兒死於腹中》卻變成了不正常的前世冤孽,從而注定成為邪師的魚肉對象。 初步了解這一部分的因果,人人都得珍惜,努力去發覺生命的意義,洞悉自己存在的價值是有多麼地偉大。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