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邪教定義》的解惑釋疑

[02月14日]關於《邪教定義》的解惑釋疑

「邪教」的定義,概可分狹義和廣義:

狹義:
伴隨宗教間的價值觀或利益的衝突,宗教主宰者對邪教給予不同的認定,其後將權力授予給信徒去進行盲目鬥爭,屬於主觀性。比如說附佛外道,由於外道搶拉信徒威脅到自身利益,教團就判定該附佛組織為邪教或邪師。

廣義:
對人民的利益具有極大的危害性,常見反國家、反政府、反社會及反人類。此類情況自古以來由政權決定,不同的社會結構與環境各有不同的詮釋標準,屬於客 觀性。比如說歐洲中世紀的「科學」是標準邪教,倡導文明與科學的人,判決往往是走上斷頭台,主要原因是中世紀的科學觀往往會導致人民行為的異常偏差,有損 廣大的人民利益。

在文明科學的時代,宗教的本質相對於社會規律的發展而言並不端正,而且是一種致命病毒,毒瘤坐大後往往會成為一段歷史的句點,人民陷入苦不堪言的大動 盪時代,直到改朝換代而重建。換言之,宗教是建立在不正的歪斜基礎上去延伸出來的一種社會現象,深刻地影響到社會規律的發展。是故,於法律之外,需要另訂 《宗教法》去矯正這個「不正的毒瘤」,使其正常發展而可納入社會規範。

宗教往往離不開「唯心主義」,與科學講求的「唯物主義」背道而馳。宗教乃是平白取用社會的物質資源,轉而回饋精神與安定社會的一股力量。而安定力量的 產生根源一定是建立在違背物質與科學的基礎上去發展出來的。是故,宗教本質一定是建立在哲學的「唯心主義」基礎上去加諸「迷信」的媒介用以暗合「唯物主 義」使其看似正常。唯有迷信方能有效應用於約束廣大社會族群的「不正常行為」,使其宗教的差異僅僅在於迷信的深淺度上;或說信仰的深淺度上。

今日的世界,對於邪教的判定方法乃在迷信或信仰的尺度規範上,去加諸行為社會的可能詮釋,調研對人民廣大利益的危害性,再由廣大的人民授予政權去判讀 該教的行為是否足以危害到國家或社會安定,依此判定是否為「邪教」。此一單一向上發展的一元弱點,使主宰世界行為的秘密教會應用「邪教非邪教」的二元特 性,進一步授予共濟會去執行加以扶植邪教的各項工作並應用於攻擊單一向上發展的羊群國家或不和諧國家,從而得以約束廣大的人民行為,令世界秩序正常發展。 亦即,每一位人民乃至每一個國家都應對世界盡一份責任,比例上為正比發展,而任何違反比例原則的人民乃至國家,一概列入羊群國家或不和諧國家。

世界體制的規矩於表面上看似平等,人人應盡等比的責任額便可生活無虞。實際上伴隨野心家的存在事實;種族及文化的各項差異,根本沒有公平性可言。而 今,「世界體制的法律」往往是用來欺負弱小國家的偽善面孔;暗中施行各項人體實驗的魔鬼花招;服務於自私自利的西方共濟會;效忠白人優越主義,可謂欲奴盡 天下人而後快!

修行人必須自淨其意,持守「非正非邪」的中道觀,沒有邪教,只有邪心,沒有鬥爭攻擊,只有說道理的慈悲教化。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法義.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