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流問答

清流問答
八聖道:

「世間八聖道分」:正見>正思>正語>正業>正命>正進>正念>正定
「出世間八聖道分」:正定>正念>正進>正命>正業>正語>正思>正見緣起

正見>正思>正語>正業>正命>正進>正念>正定>正念>正進>正命>正業>正語>正思>正見緣起
-----四十種止業處(奢摩他)----鄰虛關鍵----十六觀智(毗婆舍那)----->道締、證果、成佛解脫

「世間八聖道分」的「正定」鞏固,才轉入「出世間八聖道分」的「正念」,出世間逆推的過程就是「種姓智」(釋放業力)的檢驗以達到「淨化確認」,最後在「正見」轉出,稱之「智見清淨」,也就是「正見緣起」,洞悉「無常、苦、無我」。
「出世間正念」只要能保持三日,100%必證阿羅漢果,先決條件在於「正定」。凡擁有高深的「世間正定」,才能轉為皮毛的「出世間正念」,才有機會邁向「正見緣起」之路。
註:
種姓智:淨化確認「世間八聖道分」及「出世間八聖道分」是否足夠。只要不足夠,就無從證果,或者可能走火入魔。在十六觀智的每一個過程中都與此互緣,直到「道智」前第一次所緣涅槃的時候才成為淨化過程,也是成佛的必經過程。

法住智:

法住智=色法住+名法住
色法住:色生滅,生滅中間還有一個「住」劫,證入此處稱之「色法住」,而相關此部的說明大多讓佛教銷毀殆盡,因為研習定力將導致信徒跑光,道場歇業關門。且定力將自動發慧,基本定力發基本慧,高深定力得到高等慧,信徒的智慧因而開啟,從而也會離開道場的控制,對宗教發展的瓦解傷害力同樣很大。
名法住:名的生滅間,銜接的地方是「空界」(淨色、半淨色、雜色)以及「形」(涅槃),證入此處的核心稱之「名法住」,論師通常用「三世因果」的緣生緣滅法去解釋。
註:培養定力是一切修行中最難以入門的,也是最為枯燥無味與辛苦的,必須浪費很多時間才能步上基本軌道,不利宗教教育。再者,無種性或劣種性人在靜定階段中,心路的各種轉向都會導致有分心的作用異常微弱,而這類人的妄想非常多且不耐靜定,從而也難以教育,如教導習定,則不利道場的發展。

「色界;無色界」的鄰虛是屬於「色法住」,通常由色彩繽紛證入黑白世界而稱之,也叫「法眼清淨智」。
「度疑清淨」是屬於典型的「名法住」,也是「名色分別智」後緊接著要取證的,因為「名法住」對進行證果是很重要的基礎。在其他相關名法因緣的透破上,全部都是屬於「名法住」的範疇。

巴利原典上的六道外道,之所以他們跟隨佛陀後能在極短的時間內證得阿羅漢,主要原因在於他們都擁有「色法住」,只缺乏「名法住」,而「色法住」依靠的是100%的高深定力,屬於硬功夫。而「名法住」可依靠「能」的生起而進行巧妙的觀察,在定力的要求上並不高就可以練習,但若缺乏高深的定力則無法破入核心而證得圓滿,通常也只能識得皮毛。
定力假使太低,則在相關的「過去智」、「未來智」、「天眼智」、「死生智」、「己宿命智」,不但通通都無法證得,且在不肖禪師的指導下,一定會成為催眠式的妄想推論及推向,而這是非常嚴重的錯誤,直接坑害行者一輩子錯誤的鞏固而導致修行徹底失敗。因為,緣起法都必須通過「如實照見」才能止息心中的苦,才能透破「無常、苦、無我」,無論在名法或色法上都是完全相同的。
註一:
云何「如實照見」的真實義?
從「尋、伺、喜、樂、一境性」各鄰虛所生起的「能」(阿賴耶)去銜接心法而進行「觀」(也稱神變智,意即轉化五蘊而生智慧)。南傳佛教由於刪除第七識與第八識的觀點,故而第七識方面演為使用「意界」作說明,但內容非常攏統(因為當年被僧團亂刪一通),且「心所依處」也以心臟替代(這是宗教家的傑作,沒有任何古註疏是如此荒繆的使用),成就自我催眠的手法去幻想「有分心」以取悅信徒的妄心。
第八識阿賴耶渠道變生的「能」,在南傳佛教則使用「生起道心」四個字進行攏統的說明,且只有在「道智、果智」才有大量的註疏列入皮毛的淺說。於事實上,從第一禪到第五禪,各鄰虛皆有「道心」生起,而這也是「入世禪」與「出世禪」的最大差異點,能否真正證果的關鍵。

觸及阿賴耶渠道「能」的生起時,心法暫時由「伺」支持,「一境性」會自主得到銜接,此時會感受到很強烈的力量,妄心瞬間神變為真心,乃至發出高度的光亮,激發出強烈的白色光芒或透明光(四大元素瓦解產生的異能),此時才有「觀」,也稱之「毗婆舍那」,而這也是何以稱「如實照見」,或說「正見」的原因,因為此時的意門心路大轉變,「有分心」的「陽心」得到強力固化並攝入「心所依處」,在禪定中的「肉眼」同步轉為「顯微天眼」或「慧眼」乃至「法眼」,此時才有能力開始進行「如實照見」的工程,此正是「禪定生般若」的基礎要義。

註二:
云何「入世禪」與「出世禪」?
1、「入世禪」正是「經教法」,又稱「四分法」,一千七百年來的佛經一律是此類,主要用以信仰教育使用。其中在經文編著的「十二分教」系統中,「四分法」是被強制規定的書寫章法,方便任何信徒的教育落實。「四分法」的「尋、伺」是綁住的,從而不可能有任何的道心生起,因為道心的生起一定要強而有力的「伺」(第一禪道心生起時的主要支持,生起後稱「安止」),而這支是異常薄弱的,在九成的修行者身上,從未曾真正感受或證得,遑論培育。而在北傳佛教的禪修信徒中,除非是上根人自行突破,否則在禪師的教導之下,可斷言100%從未感受過,從而也導致一生修行失敗。
2、「出世禪」正是「論教法」,又稱「五分法」,任何的「論藏」都是此類,包含三千多年來的任何註疏,也包含中國道家的古老修行都是「五分法」。由於南傳佛教不能駁斥「經藏」的錯誤(因為是佛陀親說的),故而將「論教法」訴說為是佛陀對天人的開示,「經教法」則是佛陀對凡夫的開示。於事實上,「經教法」只是取自「論教法」而刪除了重點部份,且在修行上則成為極其嚴重的邪說,因為「四分法」是斷人慧命的真兇,其中也包含巴利經藏上任何提及三十七道品的修行內容,全面是繼承自「論藏」皮毛並刪除修行的重點部份而作為信仰使用。

禪修者假使感受過「能」的生起,則日後不再需要任何禪師的指導(依靠自己持續修行就一定能證果),也因此,宗教在發展的過程中為了避免讓信徒感受到「能」的生起,故而在當初「十二分教」系統中,設定出「四分法」,而這也是宗教的可怕弊病,卻也不得不如此才能維繫宗教的發展。
*假使不止要證果,還要邁向「如意通」乃至「創世法」的修行,唯一的選擇是終身閉關。

涅槃智:

由禪定力去填滿「心所依處色」,轉變為「心所依處形」,又稱「色神變生心」。這個過程看似逆向不合情理,實際上在所有的出世法修行大多是與世間法逆向的,包含所有的神通都與世間法的認知不合,此是跳離緣起的重要環,稱之般若非般若。
正規方式證涅槃智依靠的是「高階能」(大圓鏡智)生起而進行長年的衝擊,故稱「色神變生心」,在證得後就是「漏盡通」。而對熟悉阿賴耶渠道的行者,也可利用阿賴耶識成為所緣去進行高階道心的捕獲行動,進行巧妙的神變而衝擊「心所依處色」,這一類行者並不需要通過「高階能」就可以提早開始練習,多體現在印度教的瑜伽行者或中國的古老禪宗教法上,畢竟「高階能」只有在四果定中的第四禪與第五禪才有可能生起,故而要慧解脫阿羅漢的證量才有辦法練習,且要長年的去逐步激活,非一瞬間可證。

南傳菩薩道的修行問題?
南傳菩薩道只有信仰流派才有,修行流派沒有菩薩道。
南傳菩薩道的信仰鼓吹信徒不能證入涅槃,連「種姓智」都不能證入,而事實上這是極其嚴重的末法邪說,從而也方便以自我催眠的手法來從事教學迷惑信徒。而此類菩薩道的信仰則要求信徒在佛前授記,而授記者通常以行銷包裝出來的大長老替代,其中要繳交相當高昂的費用,甚至家產,或者成為完全服從的信徒,從而成為宗教佈教的先鋒戰士。而對於南傳信仰流派的菩薩道來由,只是繼承自北傳佛教的模式,其幕後大多也是同一批智囊在規劃。

在正規修行時的菩薩道之所以產生,是在證入「種姓智」取得最後淨化階段中,由於業力偏強(例:五無間業),從而導致心智痛苦萬分,在所緣涅槃的階段生不如死,一直無從蒙佛攝受而證入涅槃,直到最後如果一直無法克服,但卻幸運地成功提起般若疑而一念決意退出此處,則有分心瞬間轉向而成為「向須陀洹」而出定,沒有證得須陀洹果(沒有證入涅槃),此即授記成為人天往返者,即菩薩道行者,但於七世內一定成為俱解脫阿羅漢。
註:
業力偏強的人,如果般若疑一念沒有提起,則99%會在所緣涅槃的階段走火入魔,也不是「向須陀洹」。

專修「四念處」能不能證果?
「四念處」只有正念,是培養正定前的資糧道,等同是「身隨念」,這是日日晚間睡前要練習的項目,乃至時時修是最理想的,只要修的好就可以達到身心放鬆的要求,可減少開始禪定時候的妄想情況,是很重要的資糧道,而「四念處」修圓滿後剛好步入第一禪結束(只觸及第一禪而未能真正證得第一禪的安止定),也談不上禪那及證果。
證果要斷三結:「戒禁取、身見、疑」。
「四念處」的用意是確認戒律的淨化,也就是破除「戒禁取」,方法是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要在「正定」後重修「四念處」才能破除「戒禁取」,而在正定前的「四念處」只有「行位」,沒有「證位」。
「身見」要所緣在涅槃且「正見緣起」才能破除,如果沒有修「四念處」,則此階段連同「戒禁取」會一併完全淨化破除。
「疑」是對「死後無我」的疑見及惑見(照見究竟名色,五蘊皆空所必然產生的極大疑惑),要所緣在涅槃並證入涅槃而「蒙佛授記涅槃印」才能破除,如果沒有成功證入涅槃而授記涅槃印,則只成為佛前授記,即菩薩道的「向須陀洹」。

三十七道品:四念處>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聖道。
正見>正思>正語>正業>正命>正進>正念正定正念>正進>正命>正業>正語>正思>正見緣起
----戒律+止業處(入世八聖道)---鄰虛關鍵---種姓智(出世八聖道)---->證果
「四念處」是邁向出世八聖道前的最後一關,過後開始修正定走向出世八聖道之路,直到正見緣起才真正轉為出世八聖道。
註:
「戒禁取」就是受五陰魔控制心智,造成顛倒因果,非因計因,是執著產生的邪見。這一種邪見只能通過正念轉化掉,沒有其他的方式可以轉化,因為這個執著的產生來自無明妄想。
任何宗教的戒律都是「戒禁取」,因為在究竟法中沒有戒律可言。
例一:涅槃沒有名色法,你偏偏卻說佛入涅槃後可以來接引我,這就是不了解究竟法而產生概念法的顛倒。
例二:「不殺生才能解脫」,這就是「戒禁取」。如果你有正念,應該說「沒有殺生的動機,才能邁向解脫之路」。

修行人的慈悲心?
修行人的慈悲心不在欲界,因為欲界是魔類的地盤,等你洞悉「無常、苦、無我」的皮毛就能悟解此番道理,而這也是四梵住「捨」的核心意義。
證果的修行人,放眼看一般社會大眾猶如機器人,不是以有情眾的觀點去看待,所以機器人喜歡什麼,修行人通常就給什麼。
證果的修行人如果因為某種緣故要出來教育,多採用「放牛吃草」的方式,從中再尋找適合根器者私下嚴格教育、祕授。

夜晚的夢境能不能做為所緣?
修行人可以緣取夢境而成為所緣。
夢境有層次性,流入記憶的淺層夢境可以輕易控制,只需要少許的正念力量。
夢境的控制乃至緣取練習在三十七道品的「四正勤」階段,也就是少許正念養成後要開始每晚同步練習的,即:「已生惡令斷,未生惡令不生,已生善令增長,未生善令速生」,其中也包含「睡眠蓋」的轉化,而這些的基礎都是需要少許的正念。
一階禪那證量的修行人,可以緣取淺層夢境並使用九禪心轉化。
三階禪那證量的修行人,可以緣取較深一點的夢境並使用九禪心轉化。
除此之外,多數的夢境是不流入記憶的深層夢境,這些夢境在醒來後是沒有記憶的,但是光靠正念也是無法轉化此類的夢境,必須證漏盡通後才能完全消除。
註:
「四正勤」是「四念處」的護衛。之後再專學「四神足」,也就是十遍處以及遍處神變,進入色界禪而離開欲界的階段就是「四神足」,正是「正定」,而這些都是步入出世八聖道的重要資糧。
一階禪那證量的修行人已經非常清楚自己的「真心」(有分心),在夜晚睡眠的時候,有分心是保持在清醒狀態的,並非昏迷的無我情況,在睡眠時候面向任何的風吹草動,都可以立即緣取並傳達出正念的力量,之後意門轉向才再傳達給意識心或者由正念攝住而不進行意門轉向,也就不傳達給意識心。

云何「善禪相」及「不善禪相」?
有意識心產生的禪相稱之「善禪相」(Kusala Nimitta),是由意識心的冥想、觀想所產生。此種禪相可分遍作相、取相、似相,這種相是「想」產生,但是屬於「中性」,最終會激發出「佛相」,是趣向解脫之路。
非意識心產生的禪相稱之「不善禪相」(Akusala Nimitta),是直接由意根所產生。此種禪相存在夢境、半昏迷、自我催眠、十隨念以及坐禪中發生各種非意識心主導而無預警產生的相,此種妄相是「想魔」產生的,修行階段不可理會更不可取相,只要平靜的讓它消失即可,耐心且平靜的觀察它的生滅,除非已經證得禪那才有能力進行深入觀察。
另外還有一種「佛相」,是「一境性」銜接「能」所激發出來的光芒,亦即心放出「般若光」以及各種「智慧光」,通常只有在禪支的轉換或進行跳禪神變時才會出現。
註:
十隨念包含「身隨念」及「安般念」,只要是無預警產生,非自主性產生的相,一律都是「不善禪相」。
「不善禪相」不可以用來進行「遍處」的練習,因為落入「不善禪相」的取相大多會成為自我催眠的情況,一定要留意。
「不善禪相」只可以利用「九禪心」轉換成為自主性,直到證入第五禪而令其永久消失。

邁向修行成功之路的可能性?
平日自己無法靜心坐禪或行禪,但是到了道場就能奮發圖強,此是自我催眠而已,不可能修行成功。
平日自己耐心的靜心坐禪,認真的行禪、拜佛、太極拳等等,才有可能修行成功。
非修行人因為潛意識的作用(第七識;意生身),懼怕被魔類吞食,從而在欲界正方的意識心產生信仰趨向,而宗教家正是利用這個人性的漏洞進行斂財的行為,從而也得到自己的利養及權力地位。但修行人因為佛性的彰顯而不同,換言之,修行人無信仰可言,而此類人士畢竟是極少數人,也同於真理只存在極少數人的心中,只有極少數人能夠解脫。

南傳佛教的現況?
近年北傳佛教的鬥爭在一九九零年結束,市場已飽和。
所謂成功的人就是取得一定數量的信徒,寺廟蓋的很大。而鬥爭失敗的人,瞋心大發才轉而從事南傳佛教的佈局工作,而有些人甚至還忘本的對北傳佛教進行強力的攻擊,顯現出極其糟糕的魔性,而在其中,同樣是朝向致幻迷信的本質且從未改變,唯一遷變的只是信仰的方式。
積極造神運動,通過行銷包裝出大師級人物成為領導,在幕後都有智囊在大規模的規劃,而這些領導的修行都很有問題。
南傳修行流派不進行造神運動,沒有所謂的領導,一個團體都是幾個人,孤獨的在一起修行,不問世事。
註:
修行人不分別宗教、宗派、信仰、經論。
任何宗教、宗派、信仰、經論都是「概念法」,從修行的角度而言,本質上並無差別。除非與修行的行法牴觸才有必要加以釐清,否則不去分別。
例一:信仰彌陀念佛號求生淨土。(此是信仰情況,不作分別,不用釐清)
例二:修行念佛號就一定能成佛。(此是錯誤行法觀念,有必要加以釐清)
例三:身隨念或安般念都能讓身心得輕安。(此是信仰情況,不作分別,不用釐清)
例四:專修身隨念或安般念就能證入涅槃。(此是錯誤行法觀念,有必要加以釐清)
例五:專讀阿含經、南傳七論、清淨道論就能得正知見。(此是信仰情況,不作分別,不用釐清)
例六:一步步遵照經論的說明修行就能走向涅槃。(此是錯誤行法觀念,有必要加以釐清)
*凡是走向究竟法都是修行的行法,要去釐清。不是走向究竟法的方法,不用釐清,在其中,信仰都是概念法,不用釐清。

「安止定」的具體感受?
「安止定」有二種情況,各禪的「安止」都完全一致。
第一種情況是無絲毫妄想。很多經論都是如此說明,事實上是理論家編寫的,或佛教的宗教家刻意篡改的,方便落實信徒的教育工作。而此類無妄想是屬於「入世禪」,如習慣後則錯誤鞏固,一生修行失敗,沒有禪那可言,但是極有利宗教的教育使用,因為可成功應用在多數人身上。
第二種情況是進入另一個世界的感受。可以提起疑情,換言之,「安止定」有妄想的存在,實修後會自知,而也因為妄想的繼續存在,才能繼續往上證更高一禪。
「安止定」只有定住(伺支)「能」的時候才會產生,「伺」支則是一種非常強勁的勾力把所緣定死住,也會短暫的成為「能」現起時的主要支持,因為此時所緣暫時由「伺」在勾住,「一境性心」才得以銜接「能」,又稱之「道心生起」。

錯誤的「安止定」會產生深度的自我催眠,乃至昏迷入定好幾日,呼吸異常微弱,此類是「入世禪」,不能證得禪那,也不能證果。
正確的「安止定」要成功定住「能」,至少要銜接一小部分的「能」,此時覺照強化千百倍,不會產生自我催眠。
註:
「深度的自我催眠」與「龜眠大法」完全不同。
「深度的自我催眠」成為「無我」的意向狀態,如同昏迷,「身隨念」是宗教家利用最廣泛的方法,因為最容易成就自我催眠,事實上這只是古老的印度催眠術,在佛法的修行上只是四梵住的一個小加行,與「安般念」都同樣是一個小加行,差異在於「安般念」是屬於遍加行,不限定是四梵住的加行,範圍比較廣泛。
「龜眠大法」很清楚自己的「意生身」乃至「法身」在何處,或說「有分心」的暫時去向,請注意是很清楚而不是昏迷無我而搞不清楚,只是意識心仍然在定中處於無思考的無我狀態,假使已經習得一些神通智的返向技巧,則可暫時去他方世界,而這些世界大多不在緣起之中,只有少數仍在緣起之中。

「四空定」的所緣?
「四空定」的所緣是「不動名形」,也稱「淨色」,是「純空間」。直到成功所緣「形」,就是涅槃。
「四空定」是從「名所緣名」直到「名所緣形」,這中間只有極少的「名形神變」,換言之,「色」極少,也意味著「四大元素」已被瓦解殆盡,幾乎不存在「四大元素」。可於事實上,完全沒有「四大元素」的情況稱之「空明」,而「四空定」不可能完全沒有「四大元素」,因為持續的仍有少許的「名形神變生色」在作用,而這也是「空明」與「非想非非想處」的兩者主要差異,正因為兩者的進入方式不同。「空明」是直接利用極高階的道心瓦解「四大元素」(引用大圓鏡神變),不是利用緣取的方式,故而乾淨俐落。
註:
色界的「有行」(Sasankharika)是指「能」,「無行」(Asankharika)是指「名形」。「四空定」在正常的情況都是「無行」,但是利用「跳禪」仍然可以成為「有行」。「道、果」都是屬於「有行」,初助行(Pubbabhi Sasankharika)的推動者主要都是「能」,九禪心(星、翳、燈、幻、露、泡、夢、電、雲)也都是「有行」。
證入「空明」是「有行」,證入「非想非非想處」則是「無行」。

「樂」捨棄進入第五禪呼吸停止所造成的緊張?
沒有緊張這種情況,緊張的說法是沒有修行的理論家胡亂說明的。
第四禪的定力已經極高,且極其平靜,實修階段的第四禪沒有「近行定」可言,只是從第三禪繼續銜接「能」的生起而成就第四禪,也是心法的「心行」轉為「心受」的一種過程。「心行」是因,「心受」是果,在第四禪、第五禪都只有「心受」而不再有「心行」,故而第四禪及第五禪沒有「近行定」可言,直到進入「四空定」前,因為要拋棄「透明色」並重新所緣在「純空間」(淨色;不動名形),此時才又產生「近行定」。
在第四禪完全不會有「連續念頭」產生的機會,故而沒有緊張問題,除非是「入世禪」。
「樂」捨棄沒有定住「能」,則會立即墮入無記或出定而產生假輕安,由於呼吸極其微弱,此時才會產生緊張,但是已出定在先。此種現象是意門心路轉變的緣故,而在傳統的教學上則謊稱是已證入「涅槃」,以取悅信徒,事實上離證「涅槃」還非常遙遠,且可能已經修錯而修行失敗。
一般在拋棄「喜」如果沒有定住「能」,則會瞬間出定並開始產生假輕安,幾乎不會上到第四禪,總而言之,第三禪上到第四禪沒有「近行定」可言,這個過程只是「能」生起的持續捕捉與繼承,只是屬於「心受」,上到第五禪也一樣。
修行人熟悉禪定之後,沒有禪支的差異,無論是第一禪到第五禪,一般只談「心的平靜」狀態,不談禪支。這種「心的平靜」是一般人無法理解的,它非貪非瞋非痴,沒有「心行」乃至沒有「心受」,所以只要你還能感受到清涼、愉快、輕安等等,代表禪定都還相當的低微,要再加強練習。假使沒有「能」的銜接,則是修錯了,要設法改善,否則一定會中「空魔」。

中「空魔」的徵兆?
身體感覺輕安、愉快、舒服、清涼、無我、無念、心如明鏡、粉碎虛空安住空境的欣悅狀態,且可輕鬆持續好幾個小時,這類的情況完全不會進步,且大多已成為錯誤鞏固,修行失敗。
輕安、愉快、舒服都是坐禪的過渡時期,但是時間都非常短暫,主要在「能」的升起捕捉及應用。

關於「坐禪的入門訓練」描述沒有再產生任何的現象生起時,這是何種證量?
每次上座後除了「核心實體的我」以外,身體不見了、虛空也消失了,任何的現象都消失了,意識上是無止盡的只有一個很清楚愉快的「我」為中心,一上座就是愉快的十幾個小時,並且每次都如此重複而沒有再產生任何的現象生起。這種情況一定要「一階禪那」(初禪三摩地)的證量才能辦到,且在這個階段你已經慢慢開始有能力以聲音為所緣,對緣起的觀點會有極大的轉變,只要你自己持續修行,特別加強「四空定」及「四梵住」,直到「止息有情」(捨;非善非不善)的概念前後,很快就會觸及涅槃而證果。
如果你已經達到這種證量,沒有家庭負擔,且發願離開大千世界而進行一生閉關的研究「創世法」,歡迎來信告訴我們。

坐禪身體歪一邊要如何處理?
最基礎的定力不足產生「無正念」的現象,換言之,已經暗墮有分,且是「陰心」的「空魔」領域,如果是初機,坐禪二十分鐘內便開始產生,則此類人至少是中根人,並非下根人,如果是癱軟成一灘泥的歪趟著,則是上根人。在初機行者身上產生,此種情況不能繼續坐禪,建議至少三個月都不能採用坐禪的方式,否則終將誤入「空魔」領域,一生修行也必將失敗。如果是老參才開始發生,則是氣脈的自行引導,不需要刻意矯正。
身體歪一邊只要加強經行、太極拳、拜佛都可以得到基礎的定力,一定要留意動作,直到動作趨緩甚至定住動作,在無形中慢慢的就會得到最基礎的定力,之後坐禪身體歪一邊的情況就能得到改善。

如何判斷尊者的證量以及尋找尊者學習?
「清流做窮鬼;妖魔掙大銀」。
舉凡蓋寺廟,宏揚佛法種種,幾乎在背後都有極大的斂財陰謀,通常都有特定的金主在支持(企業家或黑社會)。
你如果要尋找有證量的尊者,可以去雲南或東南亞,很多小寺廟只住幾名僧人,沒有對外收徒弟,寺廟非常窮,這種情況才是南傳修行流派。
南傳修行流派異常保守,保守到從不露面,在雲南估計有幾十團,一路延伸到西藏、崑崙山的各地小寺廟以及山洞內都有修行人,多數都不是出家人,也沒有宗教之分。
南傳修行流派的僧人,去向只有三種:
1、自行到山洞閉關,由在家人私下支持飲食。
2、掛在寺廟內閉關。
3、雲遊僧。
南傳修行流派的僧人不開班授課、不教學、不著作。具備名氣的大師們,大多違背「利養、崇敬、名譽」,更違反戒律在先,沒有任何的理由可以圓謊,也不需要進行考察。會從事著作或教學的僧人,通常都是被金主推選出來的,成為教育家或思想家,此類人士並沒有高證量,其中估計有九成以上都可能是修行失敗者。

養小鬼要餵黑貓血、黑狗血?
餵血是薩滿巫術,薩滿巫術不可見光,不堪一擊,不用懼怕。
養「罈鬼」餵的是「落謝影」,即生命的色身生滅產生的能量,常見的使用露水、蔬果。

養「罈鬼」去那抓?
成本低廉的是取用流產婦人的嬰靈,此鬼的靈體不全,屬於「低能靈」,只能用來害人,無法助人。 由於成本低廉,很多不肖業主願意投資,取用婦人的嬰靈(典型犯罪,普遍存在佛教國家,特別是泰國)使用在坑害敵人,多為東南亞黑社會用途。
成本高昂的是「種樹抓鬼」, 最多能使喚三十年,一般不到十五年。「種樹抓鬼」的運氣成分非常高,一切視法師的緣份。一畝林地種六年收成後,雕刻完畢收鬼時可能沒有任何鬼入住「罈」,即沒有抓到鬼,此將虧損極其嚴重,但是,也可能抓到數隻「高等靈」。
「高等靈」是無價之寶,是大福報的神明,諸如仙、佛、菩薩,可遇不可求,如聽使喚,可在十年內幫業主賺取十億至百億,權力不可思議。在傳統的經驗上顯示,99%的養鬼師一生中都沒有抓過「高等靈」,縱然捕獲也不聽使喚,無法駕馭。
曇鸞法師云:「末法時期寺院庵堂都是修羅羅剎在做主宰,不是佛菩薩。」此類說法符合「佛家預言書」且合於「有相時期」的應對,乃智者之言。於事實上,「高等靈」從不聽使喚,故而任何以雕像供養的仙佛菩薩,至多是「中等靈」棲息。

「罈鬼」的應用範疇?
政商界的權力,世界各地的大型企業家,多有暗地豢養「罈鬼」。
人類五大工業的領導,多需要豢養「罈鬼」。(人類五大工業:軍火商、毒品商、人口販子、賭博業、色情業。)
較具規模的寺廟,一定要豢養「罈鬼」,否則靈骨塔會出現嚴重問題(供奉地藏王菩薩即罈鬼,須唱咒為之取樂)。
香港的影視圈多使用泰國白龍王降術,與鳳陽法術一脈相承。
歐美影星多使用印歐文化的降術、天主教的祕術,與渾沌法術一脈相承。

「低能靈」與「高等靈」的判斷?
福地福人居,一般常見是「中等靈」,居家若興旺則神壇是「中等靈」棲息,供養後可得庇祐,但不聽使喚。居家若衰敗則神壇是「低能靈」棲息作亂。
「低能靈」不堪一擊,在鬼道屬於獵物,故而會聚集在一起,其所在地非常陰暗,磁場不穩是主要特性。經常接觸「低能靈」的人天庭黯淡,氣色不佳。生病的人,低等靈會大量附集並吸取病人色身的「落謝影」,導致病人壽命急速燃燒殆盡,空間亦由此產生神變扭曲,故而醫院的病房不能關燈。
「高等靈」具神通,喜歡獨來獨往,聚集較多之處必定山靈水秀、地靈人傑。經常接觸「高等靈」的人,氣宇不凡。

「薩滿」與「古埃及」的文化為何是咒語的源流?
「薩滿」的通古斯語即指「智者」、「洞澈一切」,梵文即指「沙門」(Sramana) 。
「薩滿」及「古埃及」的歷史背景複雜,兩者同為世界各大宗教的「通靈術」起源,「薩滿」的特點是微觀內求;「古埃及」的特點是宏觀,外星崇拜。因「薩滿」的年代可上溯回上一個人類文明時期,七萬年前的冰河時期,而兩河流域古埃及的文明可上溯回當代的冰河時期,即現階段的文明起源,一萬年前,故而兩者同為咒語的源流。

符咒法術的詐騙判斷?
高價販賣天珠、水晶、玉器、錦囊等商品必定是詐騙集團,低價販售則屬求安心成份。從事符咒法術者,無論各教各宗各派,都必須發誓用於助人,不能販賣商品牟利。任何索取符咒者,多屬氣場衰敗者,他們沒有剩餘的錢可用來購買商品,此是符咒法術的基本。

學習符咒法術的明師要如何去尋找?
法術需要銜接不同維次的空間量能,具有不可見光性。在公眾人物中,可以肯定99%以上都是假的,他們不懂法術,施法或是讓人心安而已。
法術的基礎在於個人的寧靜修持,程度達到一定時,自己會知道該如何去參學,面向一切的法師,以尊敬而不以崇拜之心去看待一切法,則一切人事物盡皆明師。

茅山法術的源流?
茅山方圓數十公里的地區都沒有所謂的畫符之風,換言之,茅山並沒有畫符,而茅山附近的道觀,也都沒有畫符。
文化大革命的十年,茅山法術蕩然無存,你現今在網路上看見的茅山符咒,99%都是完全作假的,或為中國道教重建的單位。
茅山位於江蘇省句容市郊區,山頂上有茅山道院,非常講究「玄典」的基礎養成,另外,醫術通神的道士不乏其人。茅山是奇門遁甲的源流之一,之所以認為茅山畫符,乃由台灣商人炒作而起,在中國改革開放後,逐漸流回中國,特別由香港一帶的商人引入,尋找古剎之名,借此生風。
目前中國有畫符的單位,多是佛教道場,尤其是四川峨嵋山一帶,而傳統的道觀反而稀有畫符者,一者為文化大革命後,中國道教幾近廢除,二者由於道教思想的根源在於「清靜無為」的宗旨,近三十年受道家主流派的奉行與規範,故而不崇尚畫符。
南朝陶弘景時期,創立茅山宗,講求三教合一、儒釋道兼修,對茅山的發展起了廣泛的正面作用,在隨唐年間成為中國道教的第一大宗,奠定其後流派的相互繼承與發展,近代學人研究的茅山符,只是參考該時期坊間的劣作而修正。
茅山雖有博大精深的法術,然而,茅山法術並沒有符咒,因為,奇門遁甲不需要符咒的支持,而其中之符法,概為「無形符」。

鳳陽法術的源流?
鳳陽與茅山法術都源流於二千年前,然而,鳳陽法術主修密法,不同茅山奇門遁甲的公開傳授。
鳳陽法術經江西省地區南下與崑崙密法相互繼承,後流傳雲南及青藏地區再間接傳入東南亞與巫教相互繼承,多成為降頭術。另一部分的鳳陽法術,經由西域路線直接傳達到尼泊爾及印度地區,在現今東南亞一帶流傳許多降頭術,此即為鳳陽法術的陰屬法,包含養「罈鬼」、「殭屍」、「罈蠱」,都必須使用鳳陽法術駕馭之。
鳳陽法術決定地講究個人修行,特別是神通的收放術,其師徒間的祕傳只注重寧靜的修行基礎,可失傳卻不能誤傳。
鳳陽法術在中國的門人主修佛法兼學道法,主張三教合一,南宋末年開始成為佛教的一脈,在元明時期的數百年間,由於三教合一,鳳陽法術因而在中國完全消失。後世在安徽成立的鳳陽派,確實是不願歸附佛教而單獨成立的鳳陽後世門生,但吸收信徒有違祖訓,相關人等皆遭天譴而慘死,後導致廣泛失傳。
天主教的驅魔師,其手段與鳳陽法術具有嚴重的重疊性,我們至今仍不明白具體原因。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高段的法術都是利用外在的靈能啟發病人內心最深層的靈性,讓其自主的發起神通而得自癒。」法術的效果是一時一刻的從旁敲擊,沒有辦法根絕病人因果關聯,除非病人願意自我改變才有辦法轉變因果。

為何法術符咒不能著書流傳後世?
法術具有不可見光性,不可著書流傳後世,否則演變為害人的書籍。
從西周一直統計到近代,包含中國道統三十七家,近三千年的時間,任何從事法術符咒的作者,沒有一位善終。
如果你有能力進行採訪,可統計台灣地區近代五十年從事法術符咒書籍的作者,保證沒有一位善終。他們的下場多悽慘、生活困頓、酒鬼、家庭破碎。99%以上的命理師,下場多是如此,因為他們都是假的,他們不間斷地在背棄天地的因果良知,故而得到的果報都悽慘無比。
歷朝歷代的命理與符咒之所以判定為迷信,絕非空穴來風,但,其假九十九;必有其一得真,因為假的是模仿真的而來,非無中生有,故而不容全面抹煞。

降神附體與觀落陰的法術層級?
是法術的基本構成條件之一,非常簡單的催眠術。
此等境界尚未涉及鬼神的役使,但已可讓人自主地發起低階神通。
駕馭鬼神必須具備高段的神通力,境界已臻「形、能」階段,絕非一般人可以想像。

使用符咒法術的後遺症?
有因必有果,轉變因果一定有副作用,使用符咒也一定有後遺症,這是接受法術的必然。如果法師向你保證使用的符咒沒有後遺症,肯定是沒有任何效果的符咒,毫不懷疑。
符咒的效果不可能只有正面而無反面,因為這是違背陰陽道法且不存在的現象,故而,法師功力的差別之一也在於如何化解反撲的靈能。

使用原子筆畫符有無效果?
不能依照工具下定論。
高段的法術都是無形符,劍指能畫符;念力亦能畫符。
所謂的請神、令牌、法印、符料、墨料、筆料等等,都是教導入門生使用,高段的法術早已脫離既定形式,無所謂工具問題。

印刷的符咒有沒有效果?
印刷的符咒未必沒有效果。符咒的效果在於靈動深淺,例如把一道印刷符通過上百位具功力的法師同時採用念力加持給予紙張,則印刷的符紙上仍持不思議的靈動。
宇宙中有許多符咒的圖文本身就能開啟渾沌不思議靈動,無關印刷或手寫。其道理如同人看到鬼魂的樣子,無論是否印刷或手繪都容易受到驚嚇。又比如古老的圖文,容易令人看到便心生恐懼,這些現象正是圖文本身的符號具有銜接未知能量的靈動與催眠力。

對於法師的道行判斷方法?
所謂:「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修行者理解自己的渺小,修行愈高深的人,愈能看透此一事實真相,故而修行人鮮少走出檯面、不喜歡成為公眾人物。
符咒法術的深奧不可測之,窮畢生難窺其奧理,沒有法師會走出檯面告訴你:「我會法術、我會算命、我會看風水。」
道行愈高深的法師,行事愈低調,對陌生人的語言上,愈顯無知、客氣。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原始佛法.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